9号彩票注册

资讯中心

面对“超级细菌”,人类怎么办?

发布时间:2017-09-30 来源:汉光医药 访问次数:

      日前,麦当劳停用“抗生素鸡”的一则声明引起轩然大波。资料显示,在美国,每年至少有23000人因滥用禽类抗生素导致耐抗生素“超级细菌”感染的增加而死亡,这也对全球健康构成重了大威胁。
  “聪明”的细菌

  所谓“超级细菌”,是指对几乎所有抗生素有抗药性的细菌,这种细菌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它对人的杀伤力,而在于它对普通杀菌药物——抗生素的抵抗能力。

  细菌是微生物的一种类型,而微生物是指个体难以用肉眼观察的一切微小生物,主要包括细菌、病毒、真菌以及一些小型的原生生物、显微藻类等。资料显示,细菌共有约4万种,目前已知的有4760种。它们个体微小、种类繁多、与人类关系密切,广泛涉及食品、医药、工农业、环保等诸多领域,有的对人类有益,有的则对人类有害。

  1929年,弗莱明发现了青霉素,以此为标志,抗生素时代来临。此后,抗生素帮助人类打赢了一场又一场的细菌攻坚战,一度成为最常用的治疗药物。

  然而,在人类使用抗生素杀灭或抑制细菌的同时,这些“聪明”的细菌也会通过各种途径来巧妙化解危机以求得自我生存,并变得更加顽强:第一种是抗生素外排泵机制,即细菌将抗生素当作敌人赶出去;第二种是抗生素降解酶机制,即细菌通过自己产生的降解酶将抗生素降解掉;第三种是抗生素修饰酶机制,就是在无法降解抗生素的时候,采取一种同化的方式,使抗生素对细菌不具有威胁性;第四种是自我救护机制,即当抗生素阻断细菌生命要道时,细菌能十分聪明地开辟新路线,避开抗生素的锋芒,重新打开自己的生命通道。

  所以,一般在一个新的抗生素上市后,往往不到两年时间就会出现新的耐药菌,且刺激细菌获得更强的生命力,从而使治疗更加困难。

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医药治疗技术的提升,抗生素的使用越来越广泛。然而,过于频繁且常常非必要地使用抗生素,却导致了对抗生素治疗耐受的新型细菌——“超级细菌”的出现。

  2015年11月,中英两国研究者在牲畜和人体内发现了一种能够对抗强效抗生素的“超级细菌”基因;2016年5月,美国国防部宣布,美国境内出现了首例无法被任何已知抗生素治愈的“超级细菌”……

  “12强”榜单拉响警报

  世界卫生组织的有关资料显示,每年全球死于抗生素耐药的约有70万人。英国抗菌药物评估委员会估计,到2050年,全球将有1000万人遭遇抗生素耐药问题。

  而我国住院患者的抗生素使用率远远高于30%的国际水平,值得警惕和重视。

  今年2月,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了世界上最具耐药性、对人类健康威胁最大的“超级细菌”列表“12强”,上“榜”的细菌被世界卫生组织认为“急需开发新型抗生素来应对”。其中,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鲍氏不动杆菌、绿脓杆菌、肠杆菌类为第一队列,在需要新抗生素的迫切度上最高,其次是耐万古霉素的金黄色葡萄球菌。

  这是世界卫生组织首次发布类似清单,也意味着拉响了“超级细菌”警报。世界卫生组织的有关专家表示,这份清单不是为了用“超级细菌”来吓唬人们,而是提醒科研人员和制药公司,他们应该优先做的是什么。

  事实上,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在为此做出努力:2011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为“控制细菌耐药,今天不采取行动,明天将无药可用”;2015年出台抗生素抗药性全球行动计划,要求所有成员国在2017年5月之前实行国家行动计划。

  世界各国都在积极发布国家抗耐药菌行动计划,中国也一直在积极行动。2015年8月,卫计委修订并发布  《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(2015版)》;2016年8月,14个部委联合发布《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(2016—2020年)》;今年2月,农业部制定了《2017年动物源细菌耐药性监测计划》。

  2016年9月,G20杭州峰会公报承诺将“推动谨慎使用抗生素”。抗生素耐药性的话题已经上升到了国际高度,成为世界性议题。同月,出席联合国大会的193个成员国签署宣言,承诺加强管制抗生素。

  人类如何应对

  想象一下,如果有一天人类用尽了所有有效的抗生素,怎么办?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产生,医疗机构更应规范、合理地用药,尽量缩短用药时间,同时避免滥用或误用抗生素。

  而对于普通公众,则需牢记抗菌药物合理使用的四大原则:一、谨遵医嘱,按症用药;二、发热不明,检查先行;三、口服优先,注射后行;四、慎用广谱,避免耐药。

  此外,政府与企业应充分重视抗生素耐药问题,自上而下加大新型抗生素的研发力度,并开展破坏细菌耐药基因和增强细菌对抗生素敏感性的深入研究,为预防“超级细菌”提供更长远和可靠的支持。

  事实上,国内外科学家一直没有放慢研究的脚步,近年来对抗“超级细菌”的研究也取得了一些让人欣喜的成果。

  英国科学家发现,用于治疗皮肤感染的抗生素奥列万星(oritavancin)可通过“暴力手段”撕裂细菌并将其杀死,且杀死细菌的力量比万古霉素强1.1万倍。这为研发新一代击败“超级细菌”的药物另辟了蹊径。

  澳大利亚的分子生物学家利用X射线晶体分析技术,成功解析了“超级细菌”的结构,发现包裹在“超级细菌”外部的蛋白质正是它掩护自己、抵御免疫系统和抗生素的关键部位。由此,他们制定了先以一种药物攻破外部蛋白,再用另一种药物杀死无保护细菌的治疗策略。

  此外,我国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的研究团队,针对“超级细菌”的最后防线——粘菌素开展研究,明确了我国大肠埃希菌和肺炎克雷伯菌中多粘菌素的耐药情况,填补了临床感染多粘菌素耐药基因数据和认识上的空白。

  面对“超级细菌”日益逼近的威胁,合理使用抗生素和加快药物研发刻不容缓。


友情链接:丰亿彩票  鑫彩网彩票  欢乐彩票  快赢彩票  金彩彩票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